100亿美元烧出来的元宇宙:被网友群嘲了

趣闻屋 24 0

  马克·扎克伯格再次在推特上被调侃。

  周二,他在Facebook上传了来自Horizon Worlds的化身自拍截图,庆祝Horizon Worlds在法国和西班牙的上线。

  扎克伯格说:期待看到人们在这里探索,建立沉浸化的世界,并且,Horizon Worlds很快将在更多国家上线。

  事与愿违,人们并没有随扎克伯格对Horizon Worlds的扩张而心潮澎湃,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这张“恐怖谷”一般的截图。

  在这张截图里,扎克伯格的化身呆滞麻木地站在一片荒芜的景色中,身后有一个缩小版的埃菲尔铁塔,和宛如沙子堆出来的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教堂。

  这张截图展示的画面如此糟糕,引来欧美网友纷纷吐槽。更糟糕的问题是,2021年Meta公司在metaverse项目上花费了100亿美元,为什么画质却和1997年的PC游戏一个水准?

  2022年的元宇宙,还不如90年代的PC游戏?

  扎克伯格的截图在欧美互联网疯传,演变成了一场经典游戏的大型怀旧现场。

  有人把它和2007年发布的模拟现实类游戏《第二人生》放到一起对比。

  有人吐槽这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1997年的PC游戏。

  但也有人认为拿90年代的PC游戏显然是高估了,他认为94年PS1的画面看起来都比这个扎克伯格的元宇宙好上不少。

  客观来说,以一张截图来判定Horizon Worlds并不公允。扎克伯格自己也注意到了外界的吐槽,周五,他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些新的截图,展示了一个更加栩栩如生的自己和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广场。“即将对 Horizon 和头像图形进行重大更新,”他说,并承诺在即将举行的Connect 会议上分享更多细节。

  对于之前的截图,他承认这并不讨人喜欢。“我知道我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这张照片非常基本——它是为了庆祝发布而拍摄的。Horizon 中的画质更加优异——即使是在头显上,”他说。

  The Verge的编辑对他的说法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从他个人而言,如果自己的公司已经将数十亿美元投入到一个数字世界的建设中,应该避免发布简陋的截图——尤其是在其刚刚宣布对Quest 2 涨价 100 美元,使得访问Horizon Worlds 的体验变得更加昂贵。

  尽管看起来这次的事件,只是扎克伯格随手发图引起的一场乌龙,但2021年Facebook更名为Meta并全力投入元宇宙之后,发生类似的争议已经不是少数。

  元宇宙是下一代终端平台,而Meta将在其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扎克伯格已多次向人们兜售这样的观念。然而,其新产品的体验似乎与扎克伯格的期待还有不小距离,尤其是Horizon Worlds。

  Horizon Worlds 是 Meta 公司在 2021 年 12 月推出的元宇宙社交平台。在这个虚拟世界里,用户可以与他人社交、探索,构建从 VR 游戏到全新世界的任何事物。

  尽管扎克伯格不断地展示在Horizon Worlds中的各种社交互动,但Horizon Worlds中的化身(Avatar)距离“逼真”还有不小距离。比如,此前曾有一次他与美国天文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交谈时,无法让他的化身做出令人信服的碰拳动作。

  Horizon Worlds只是一个导火索,这次事件带来的进一步的思考在于:当年扎克伯格一意孤行,不惜与卡马克等人闹翻而去推动轻量级VR设备,以及全力投入开发元宇宙世界的策略,是否存在问题?

  一年半烧掉160亿美元

  Meta投入元宇宙的决心毋庸置疑,即便Meta的现金牛广告业务受到苹果隐私政策、Tiktok崛起、宏观经济逆风等多重因素的影响,Meta仍在坚持不断加大对元宇宙领域的投入。

  在被问及如何分配Reality Labs和其他各个App产品的资源时,Meta CFO Dave Wehner表示:投资方面,我们专注于优先业务,即:元宇宙和Reality Labs,在这些领域的投资还会持续,但在其他部门的投资可能会更谨慎。

  不少人对Meta投资元宇宙还停留在2014年20亿美金收购Oculus,但事实上随着VR业务的发展,Meta投入的真金白银早就提升了一个量级。

  根据财报,2021年Meta旗下的虚拟现实部门Reality Labs总收入约23亿美元,净亏损近102亿美元;而在2022年上半年,总收入只有约11.5亿美元,净亏损却高达57.7亿美元。

  从支出来看,过去一年半的时间Meta在元宇宙上花掉了近200亿美元。不过客观来讲,虽然Meta在元宇宙商投入了巨大的资金,但VR在画质方面落后于传统的游戏主机和个人电脑游戏并不奇怪,因为渲染人眼所及的一个虚拟空间所需的图形计算量,远大于一个2D屏幕。不过即便如此,Horizon Worlds的表现也并不理想,尤其是当Meta已经花了数百亿美元在元宇宙项目上。

  对于这一点,Oculus前CTO约翰·卡马克已经多次公开质疑:Meta巨资投入到虚拟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回报率远低于预期。

  8月5日,在与MIT AI研究员Lex Fridman的对谈中, Carmack再次表达了质疑:“我很难理解为什么投入100亿美元,一想到花了的钱,我就感到不适”。他认为,Meta在VR研发上的效率本该是现在的2到4倍。并且,他还对Meta Quest 2的涨价提出了质疑。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Carmack不看好Meta现有的路线了。2021年10月Facebook Connect大会上, 他就表达了不看好Meta以实现元宇宙为目标进行开发的技术架构和构想。

  他认为,考虑到GPU微架构、合并共享的网络等现有技术和供应链水平,构建元宇宙基础设施实际上并不是将元宇宙带给用户的最佳方法,“因为我担心我们可能会花费数年和数千人的时间,最终得到的东西对人们今天实际使用设备和硬件的方式并没有多大贡献。”

  Meta虚拟现实部门现任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也表达了Meta要通向可以“以假乱真”的虚拟现实,还有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尤其是图形算力。毕竟VR对视觉呈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显然,以当前的算力水平,Meta现阶段重金投入布局一个大规模的元宇宙平台,注定是高投入低回报。事实上在当前阶段,游戏还是更加现实的选择,至少从用户感知的体验来讲,《Beat Saber》、《Minecraft VR》和《Superhot》更能让他们体验虚拟现实的魅力。


标签: 元宇宙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