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里的灵异事件和它背后更加灵异的网络传说和诅咒

趣闻屋 25 0

  第十四章 地铁站里的女孩和灵验的网站

  “啊,好舒服啊,虽然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但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哎。像是在游泳池里的感觉。”水龙头的水哗哗地打在我的头上。

  “哎,你在干什么?洗头么?”老姐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附在我耳边问道,把我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你下次来的时候不要突然说话啊喂,你吓着我了。话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才做资料,中午章琳给的果汁太好喝了,一不小心就喝了两大杯,有些憋不住。”

  “再好喝也不至于这样吧。中午你还吃了很多烤肉,后来她的蛋糕也吃了不少。小心会长胖哦,嘻嘻。”我笑着说道。

  “嗯?可你上个月说你节食减体重,可是昨天称体重的时候似乎比上个月长了三公斤哦。”她眯着眼看着我,笑着说。

  “啥?你怎么知道的?”我昨天称体重的时候没有看到她在我旁边偷看啊。

  “嘻嘻,小轩的事情我都知道的哦。”老姐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啊。对了,昨天好像是小诗偷看到了,这个家伙一定和老姐说了,可恶。

  “你在这里是想趁没人的时候好好地放肆一下自己的本性么?好吧,我先走喽。哎对了,我再帮你一下。”说完,一脸坏笑,把我的头摁在水龙头下,把水龙头水放大,我被水呛得治咳嗽。

  “喂,住手啊,呛死我了,你在干什么啊。”我有些恼火,老姐笑地花枝乱颤,摆了摆手,走了。我理了一下湿乱的头发,回到办公室,又引来章琳他们一阵哄笑。真是糟糕透了。

  “你刚才在厕所干什么了啊、把头发弄得这么湿,你这发型很别致啊……..哈哈…….那个,这里上午有个女人报案说她丈夫不知去哪里了,打电话也不接,公婆也都说他没有回老家,后来人在地铁站里找到了,但是现在成天窝在房间里怎么说也不出来,也没反应,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这资料你先看着……你这头发,湿哒哒的,后面不仅炸开了,还竖起来了。……..哈哈……不行了……我先笑会……哎呦,肚子疼……”

  “有这么好笑么?真是无聊至极。”看着他捂着肚子回到办公桌的背影,不满地说道。

  “你怎么头发没理好就跑出来了?你这样子……我不知如何形容……”老姐则惊讶的看着我,终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按照资料上面给我的地址,我找到女人的家里,女人是老师,今天双休在家。

  “请进。”女人长相还可以,披着黑色长发,睡衣还没有脱,应该是刚午睡才醒的,她领我坐到沙发上。家里打扫的很干净,卧室门前还摆着一双不大的粉红色的兔子拖鞋。

  “喝茶么?”她去厨房泡了一杯茶,走过来,递给我

  “谢谢。”

  我们没有过多寒暄,直奔主题。女人告诉我的和资料上差别不大,她老公叫叶金,是做生意的,前天晚上和客户商谈合作之后便没有回家,昨天才发现的,在地铁二号线终点站旁边睡着了,回来后就魂不守舍回到房间,一直没出来了,怎么喊他也没用。房间里传来响声,不是卧室那边,我们赶紧过去,打开房门,一个男子靠在床上,神情惊恐,似乎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小琦呢?她在家里吗?”男人颤巍巍地说着

  “今天不是双休日么?哦对了,我要送她去补习班了,这是方警官,来帮我们的,有什么事和他说吧。那就这么说了,我送小琦上补习班去了啊。方警官,再见。”女人向我打了招呼,然后出门了,不一会儿,客厅传来女孩的声音,

  “爸爸再见。”继而传来开门和关门的声音,男人眼神更加恐惧了。

  “你来的时候看到我女儿小琦了么”

  “没有,我来的时候她还在房间里睡觉呢。”

  “我,我那天晚上坐地铁碰到了很多事情,还看到她了,我也不知道那晚的她到底是谁。那女孩和我家小琦真的好像啊。”

  “啊,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和我说清楚一些么?”

  “事情是这样的。”

  我是公司销售部的经理,那天晚上我去和一个大客户谈最后的一些细节,他是我朋友,叫叶金,我们谈妥了之后客户请我去玩,我们一直玩到十一点多,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公交了,兜里的钱也不够打的,只能做地铁了,这是地铁只有最后一班车,现在离最后一班车只有二十来分钟了,我来到地铁站,站里的灯已经黑了,可是大门还没有关,我赶紧进去,里面的安检也都关了,当时就是觉得又省钱又省事,就进了地铁。来到月台,没过一会儿,地铁就来了,我来到最后一节车厢坐着。

  车厢里的灯熄灭了,不知道是灯坏了还是故意要关灯的,我闲着没事,走到门那边,看了一下时间:12:24 门外突然出现青光,还有几个人打着灯笼,清白色的那种纸灯笼,灯笼上还写着“奠”字。那几个人穿着清代的衣服,抬着白色的轿子。脸色和死人一样。我吓得赶紧跑回座位上抱住头坐着,不一会儿,他们离车子远了。

  这时隔壁车厢有声音,我也不敢去看,门开了,我偷偷看了一下,没有人。也没有声音,车子里也没提示有没有到站了,我能看到那边好像有个人影。像小孩子,和我家琦琦差不多高。这时候地铁里怎么会有人,而且还是小孩子,我越想越怕,车子停下了。我刚要过去,门又自己关上了。我吓得不行,有东西滚过来了,

  “哥哥,我不小心把东西弄掉了,可以把它捡起来给我吗?”

  “好的,”我把东西捡起来,上面感觉黏糊糊的,湿湿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摸起来像球。我把东西给她,

  “哥哥哥哥,陪我玩一会儿好吗?”

  “啊?”我当时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车子到了最后一站,那里的日光灯还亮着,接着日光灯,那个女孩白色的衣服和袜子都被血染红了他手里的圆滚滚的是一个被血染得通红的骷髅头。女孩冲我笑着,我看手上也满是血。骷髅头的身子是那种毛绒玩具的身子。这时门正好开了,我我连滚带爬跑到地铁一层,女孩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地铁一层在建瓯有几张灯是亮着的,光线也很暗,我刚要出去,但是门关起来了,灯也熄灭了,我只好随便找了一个椅子躺下来,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女孩的声音从电梯那边过来了,如银铃一般。我不敢再睁开眼睛,祈祷她不会看到我,然而事与愿违,笑声一直来到我的耳畔。她距离我是如此接近,除了那银铃一般的天使笑声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还伴随着淡淡的血腥味以及玩偶内部棉花发霉的味道。

  “哥哥,你是在和我玩捉迷藏吗?我找到你了哦,我赢了,所以作为惩罚,你要陪我玩哦。”我被吓晕了,早上醒来时,小琴带着小琦来接我了。

  听完他的讲述,我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或许是爱好灵异事件的朋友经常和我谈这种事情,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他的遭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我只是提醒他以后尽量早点回家,不要做末班车之类的禁忌。虽然都是老生常谈,但对他们这些人人来说绝对是最靠谱的建议了。

  我一直也只认为是极为普通的灵异事件,并没有放在心里,直到第二天上午,女人打来电话我才认识到问题严重性。

  她的老公死了,对,你没有看错,就是死了,非常的突然。我们来到他家里,她说她老公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就是爱喝酒,但只是啤酒,可昨晚也没喝,昨天下午和我谈话之后除了有些害怕,也没有其他任何异常情况,

  他的脖子上又掐痕,是他自己掐的,他的眼睛上翻,瞳孔放大,面部有些扭曲,嘴巴张着,他们是分开睡的,他老婆也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是显而易见,他做噩梦了,还把自己给吓死了,这个说法要是告诉男方家属显然过不去。所以还是要带回局里做个尸检看看有什么其他问题。

  我们不是法医自然尸检这类事我们也就不用去操心,等报告出来他们会给我们看。我们回去后便自己头脑风暴一下男人的死因,得出的结果却是大体一致的,就是被吓死的,那男人可能有心脏病那么一吓就吓死了。可能昨晚做的梦重复几天前在地铁站的遭遇,本来就有些害怕的他经这么一吓,就被吓破了胆,导致内胆急剧收缩破裂从而导致死亡。

  法医那边很快的把报告做好了,报告简单明了,尸体胃部没有酒精,心肌组织细胞受到损伤,心肌中夹杂红玫瑰色血斑,出血过多损害心脏功能。女人给了病历,病历中没有其他身体疾病的记录,同时也没有心脏病病史记录。也就是说他就是这两天受到惊吓导致的心脏受损才死的。

  “他年龄也不算大,也只有三十多岁,一个中年男人怎么会被吓死呢?”

  “当人突然意外地遭受外界惊吓时,大脑会指令肾上腺分泌大量的儿茶酚胺,那是一种神经介质,包括肾上腺素与去甲肾上腺素,主要由肾上腺分泌。当人处于极度惊恐状态时,肾上腺会突然释放出大量的儿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血压升高,心肌代谢的耗氧量急剧增加,而过快的血液循环会像洪水冲击心脏,使心肌纤维破裂,心脏出血,导致心脏骤停致人死亡。老人和幼儿心脏功能弱受不起惊吓,妇女生性胆小,也难以承受惊吓,而患有高血压与冠心病的人,则会因为心肌梗死而死亡……可是那男人似乎也没有冠心病啊。”章琳搜了一下,对着手机一本正经地念了一大段,让我们有些忍俊不禁。

  “那会是什么原因,难道真的是因为做噩梦被吓死的?他家里也没监控,我们也不知道那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还是去她家里再看看吧。”

  “我上次在他家里仔细看了,床上很乱,床单也有褶皱,他死之前有过挣扎,可能是因为梦境太过真实,误把梦境当成真实被吓死了,但是为什么没有被吓醒,而是被吓死。我也晕了。”老姐摸着额头,说道。

  “有种可能就是被吓醒之后又遇到一些恐怖的事情,血压急剧升高导致心脏出血骤停死亡。但如果是醒了,之后肯定会放下自己的手不会掐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掐死。难道是精神出了问题出了幻觉,但是他没有精神问题,会不会是妻子知道后给他下了致幻药物,但妻子也不可能提前预知他会做噩梦,而且妻子似乎和丈夫没什么太大的麻烦。夫妻关系一直不错,妻子杀害丈夫动机可以看作为零…….这些都解释不通。”我也有些晕了。没想到原本以为的灵异事件竟如此的麻烦。

  我们一连几天都没有想出头绪来,在他的公司和客户那里,也查到了他客户的照片,客户暗地里还告诉我们,他们还是好朋友。把他的社会关系查了一下,都说他人不错,也似乎没有和任何人结仇。今天忙了一上午也还是没有理清头绪。饭点到了,再怎么样也得先吃饭再说。我们便出去吃饭,我们各自点了一些吃的,我便看边等饭,今天《三点半》恐怖故事公众号又推出新一期了。

  “网络出现黑科技“死亡日记”网站,已有近百名妇女开启“死神之眼”诅咒她们可恶的丈夫们的罪行,并且写明死因,声称如果不写明死因,被诅咒者就会因为心脏麻痹而死,而网友们则调侃如今温和的妻子已经化身为死神光顾她们的丈夫。网站上很多都是已婚女子控诉丈夫的种种罪行,恨不得让他们早点去死。不过似乎大家都只是把这网站当做是宣泄情绪的地方,没有人把这个当真。”

  难不成他的死因是这个?可是我看他和他的妻子关系不错啊,他妻子也没有必要借这个害他吧,况且也不一定是真的。我想着,在心里想自己的脑洞未免也太大了。连这都信。因为脑子里的问题久久无法得到解答,即使是面前我最爱吃的凉拌西红柿吃起来也没什么胃口,老姐惊讶的看着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先吃饭吧,等吃完了再想吧,再急也不急着这时候,不吃饱哪有精力想问题啊。吃完了大家一起想办法嘛。”老姐宽慰我,

  “嗯。”我答应着,心里也高兴了些。虽说她有时喜欢捉弄我,让我出丑闹笑话,但是每次我真的遇到问题时总是会帮助安慰我。有这样的姐姐也不错嘛。

  我们吃完饭决定再去女老师家里一趟问问。不过我们都没报太大的希望。我们来到女老师家里。

  “喂,请问,何孟琴女士在家么?”没有人回答,但是屋里有脚步声,很杂乱,透过猫眼,看不到里面什么状况。

  “啊……你们是谁啊?救命……”屋里传来小女孩的哭声

  “别说话,再说我掐死你……”一个中年男子喊着。

  光天化日之下入室盗窃?小女孩有危险。我们赶紧进门,外面的男子还没回过神来便被老姐跑过去撂倒在地,几招把他打昏了,章琳跑进房间里,只听得房间里传来她的呵斥声,继而男人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即是人倒在地上的声音,她一手拉着受惊吓的女孩一手拽着男人的手把他拖出了房间。我和章彬对视了一眼苦笑着。

  “现在的女孩都这么暴力的么?我妹这样子以后哪个男孩子敢要她啊?”

  “我姐这脾气和性子估计也只有我能受得了了。”

  “你妈妈呢?”我问小女孩

  “她出去买东西了。”她擦了一下眼泪,回答道。

  “小琦?你们?”正说话间,女人回来了,她惊讶的看着我们。

  “我们来找你问些事情正好碰到这两家伙在你家里偷东西。”

  “妈妈……”女孩跑到女人那里,女人抱住她,感激地看着我们。

  “谢谢你们,要不是你们,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你们有什么想问的请尽管问。我一定配合。你们都坐下吧,要喝点什么吗、”

  “啊,谢谢,我们时间也很紧张,问一下就要走了。”

  “那个,你知道这个网站么?最近很流行。”

  “这个?我似乎见过,我一个闺蜜和我提起过。她说她丈夫老是夜不归宿,每天问他干什么他也不回答,只是说要和客户谈生意。她还说他们肯定出去厮混了。不过奇怪的是今天下午本来想约她出去玩的,但是她说她临时有事情要出差,我只好带着孩子在家里了,家里缺了些东西,我就出去买一些,没想到出了这事情。”

  “你丈夫平时和你谈他工作的事情吗?”

  “基本不谈,我也不想问。”

  “你见过他吗?”

  “他不是张铭吗?阿金原来是和他做生意啊。我记得他的老婆有间接性精神疾病。挺可怜的。”

  “你认识他啊。”

  “对啊,我和他是大学同学,在学生会认识的。关系还不错呢。”她说道。

  “嗯……”我沉默着。直觉告诉我可能有答案了,但是还是不敢确定。

  ‘’昨晚她还给我发了一个信息。她好像又发病了。我都不清楚他说什么……”她的话说到一半听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

  “快把她的短信给我看一下。”我急忙说道。

  她把手机打开,又打开一个联系人对话框,是一行字,是昨晚发的,还有两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间酒店,两个男人并排睡在一张床上。是张铭和叶金,他们惊讶地看着镜头,床上是一堆文件。应该是一些合同和条款。另一张照片是网上截图,写着叶金的名字和死亡方式,说是希望叶金晚上遇到鬼最后做梦鬼掐着他的脖子把他掐死。照片下面有一段话:

  “好几次看到他们在一起了,难怪这几天都不回来陪着我,呵呵,你们终于遭报应了,没想到那个网站真有用,谁也别和我抢他。”

  终于有些眉目了,原来是张铭妻子不放心他结果意外发现他们俩走的太近,产生了误会,在网上写了诅咒,希望他死去。可没想到诅咒竟然实现了。

  把事情搞清楚后,我们和女人告了别,正要打电话给章彬要他把张铭和他妻子找到,没想到他倒是先打电话给我了。就在下午,张铭开车带着妻子出市区时出了车祸,因为地处偏僻,耽误最佳抢救时间,两个人在送去医院的路上就已经失去生命特征。

  这案子似乎算是破了,我们和男方的家属把案件经过又讲了一遍,解释了很多,他们这才罢休。送走了男方家属,我们终于瘫坐在椅子上,松了口气。

  晚上,我闲着没事,来到老姐的房间,小诗正在浏览那个“死亡日记”网站。

  我赫然看到上面有我的名字,下面有一句话:

  他是个坏蛋,总是不陪我,就知道一个人呆着看书玩模型,似乎忘了以前说要一直陪着我了。那些书和玩具似乎很重要,那就让他拉肚子拉几天吧,让他吃点苦头。反正他身体那么好一定没什么事的。

  她回头看到我,吓了一跳,然后撅起嘴,故作生气

  “谁让你总是不陪着我,那些东西在你心里真的比我还重要么?你说以后多陪我,说话不算数的大骗子。我就让你吃点苦头,哼。”我又好气又好笑,摸了摸她的头,她顺势抱住了我。

  “今天别看书了,陪我一会嘛。”小诗又开始撒娇,老姐走过来看着我们,意味深长地笑了下,然后开始指责我只顾着自己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她们一起玩了。不明白我一直和两个女孩子生活为什么还是那么木讷直男。

  我便依着老姐的意思陪着她和老姐玩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我们洗漱一下,各自睡觉了。半夜醒来,肚子真的有些疼了,不会真的应验了吧。我去了趟卫生间,花了二十多分钟才解决问题,洗手,镜子里出现一个小女孩,白色的裙子上有些许血迹,拿着一个小娃娃,娃娃的头是白色的骷髅头。骷髅头的身子是那种毛绒玩具的身子。女孩冲着我笑着,声音如银铃一般的天使笑声。

  “哥哥,和那个小姐姐说过的话要记得哦,不然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标签: 灵异事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