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一则」——厄运(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趣闻屋 27 0

(以下故事地点人物均为化名)

石岗村二巷六号,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块红砖头猛杂隔壁家的窗户。是财文家的三儿子阿亮又犯病了。这什么才是个头啊,非得等到他伤人了才能抓进医院吗?不久便有警察来了,以危害公共安全的名义将他带走了,可周围的人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过几天他又会回来的。至从这财文家的二儿子这样,这些人每天无不提心吊胆的。直到有一天他被抓进精神病院,这事才算消停了。另一处,在石岗村八巷一号的一座二层平房里,一对年龄相仿的姐妹正要去上学。刚走出门不远处就被埋伏已久的小孩用小石子攻击。两姐妹只能跑步躲避,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了,似乎谁都可以欺负她们。她们的父母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她们刚识字的时候就不在村里了,只剩下她们的二伯负责照看她们,但显然,二伯只养活了她们,并不负责保护她们。还有一处,是在石岗村旧宅深处,这里几乎已经废弃,甚至都没有门牌与标识。每逢祭祖时才会有人来。显得格外阴森凄冷。但却有一处例外,里面天天有两个骨瘦如柴的年轻人进进出出,光从外表已经无法判断他们的年龄,因为明明长着一张二十多岁的脸,身体看起来却像老者,不看正面肯定会把他们当做老人。但因为远离人群,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村里的人也就不想过问。小村落就是这样,或者说社会...就是这样,不管你过得多么糟糕,只要不影响其他人,没人会介意你的奇奇怪怪,只会知道,这处地方有奇怪的人,但为何,没人在意。回到二十年前,那时候财文家的三儿子阿亮刚二十出头,长得也算一表人才。可村里的人却对他避而远之。原来他是村里的混混,脾气暴戾,虽说平日不惹事生非,但这种主,谁敢招惹。他早早的辍了学校在附近各种玩乐场所充当打手,虽说有点收入但却不多,毕竟这边也不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地,大部分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但是不久他就迎来人生的转折点。八巷的露堂夫妇向他递来了“橄榄枝”。原来他夫妇两在深圳做生意已久,缺人手。两人一拍即合,第二天这个阿亮就坐车到了深圳。而这也是一系列悲剧的开端到了之后发现这里除了露堂夫妇,村里一个大自己二十多岁的白大伯,还有一些深圳本地人。这阿亮一头雾水,搞了半天不知道这群人到底在干什么的。只见露堂夫妇从桌子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了几包白色粉末,阿亮霎时间像被雷击中一般。还没等他开口,露堂便说:“咱是一个村的,不会让你沾上这东西,只是知道你村里就是打手,年轻气盛,有胆有识,把你叫过来当个带头,给咱震震场,其他事情你一概不管。这工资可好商量。白大伯连连点头,接上话茬:“年轻人,在村里也是干那个,没出息,在外面多见识世面,又能有不错的收入,而是不动手,就撑场面。在这连环的糖衣炮弹下,阿亮当上了这个撑场面的“大哥”。在他们的合作下,露堂夫妇很快就赚的盆满钵满。阿亮负责撑场面守住地盘,白大伯负责和买家沟通,露堂夫妇负责货源。几人合作,很快就成了当地有名的团体。阿亮现在打电话回家都带着几分硬气,毕竟家中属他最小,收入却最高,每次寄钱回家也比早已工作好几年的大哥二哥都多。可谓是意气风发。可树大招风,还没等他们沉浸在这喜悦中。很快突发的变故,彻底的改变了这三个家庭的命运。今天像往常一样,阿亮开着摩托来到平日的场所,只见今日多了一群来势汹汹的大汉。原来是争夺地盘的团体,积怨已久,此次雇了人,来清旧怨。不一会两帮人就从口角逐渐演变成斗殴,这阿亮心想,今天要是震不住场面还怎么混?于是冲上去便要击退他们。一阵骚动后,很快就有特警前来控制住了现场。露堂夫妇和白大伯已经被带上了警车,这是阿亮昏迷前最后看到的。阿亮在医院醒来,此时他头痛欲裂,而自己也将面临拘留调查。露堂夫妇和白大伯因为卖毒品,基本上是不可能出来了,而阿亮也因为聚众斗殴,被判危害公共安全被判了一年多。而因为头部受到重创,也造成了他永久间歇性的神经混乱。回到如今,这些看似命带厄运的家庭,实际上都是一个个错误的决定而导致的。阿亮害人害己,露堂夫妇没有了再见两个女儿的机会,而白大伯的两个儿子,因为无人看管,也染上了毒品。后来也被人举报进了戒毒所。就此,这故事看似拉下帷幕,但背后却用这些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家庭警醒着世人。勿行错路踏错步。

标签: 奇闻异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